主页 > 达人发现 >台湾的埃利斯岛 >

台湾的埃利斯岛


一个病奄奄,孤独拿着皮箱的小男孩,一句当地话也不会说,就这样在船上,与无数其它跋山涉水到了美国的人们,眼睛望着岸上的自由女神像。虽然一无所有,他们的表情虽是茫然,却带着期望。这是他们的新大陆,他们的新国家,他们将抛下过去的种种,开启一个属于他们的未来。

这是在电影《教父II》里,描写教父VitoCorleone于1901年从西西里逃往美国,在纽约的埃利斯岛(EllisIsland)上岸、检疫、通关最后才得以入境美国,开启这个家族在美国发迹的片段。

这个埃利斯岛,是在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几百万欧洲移民踏上美国的第一站,这个港口与这座岛上的海关中心,在日后被设置为「移民纪念博物馆」。馆方说,其它的博物馆都在收藏历史,但我们这个博物馆,本身就是历史。至今,上千万的美国人,仍可以从埃利斯岛的博物馆文献中,寻回自己先祖首次踏上美国的入境纪录。

台湾的埃利斯岛

台湾也有这样一个大迁徙的转运点,也是一个大港口,一样有一个这样的入出境的古老建筑,只是,这个古老建筑不是博物馆,反之,它将被以「都市更新」与「兴建新颖大楼」为名,马上就要被政府与财团拆除铲平。

这个港口,就是基隆。这个建筑,就是「港西二、三号码头仓库」。

台湾的埃利斯岛

在1945年,二战终战后,蒋介石代表联军前来台湾,中国军人就是搭美国的军舰,停靠在基隆港,由这几个码头仓库上岸。再过两年,「二二八大屠杀」,抵达台湾的军队,也是在这个码头仓库卸下他们的武器,整队出发,在基隆街头扫射。再过不到两年,再有几十万残败不堪的军民,一样从这里上岸,一样,他们踏上台湾土地的第一站,就是「港西二、三号码头」。

这两个仓库原名叫「上屋仓库」,是在1932年与1934年(昭和7年与昭和9年)所兴建而成,上面有空中走廊直接通往基隆驿,也就是旧的基隆火车头。在日本时代,台湾要前往日本非常方便,而通往日本的唯一方法,就是乘船,并且大部份的乘船地点就是基隆。

台湾通往日本的船是国内线,因此任何要去日本的人只要买一张船票就可以直接前往日本。如台独运动者史明先生,在中学时为了抗拒家里要他就读医科的压力,私自逃家,就是从台北士林搭火车到基隆,直接在基隆买前往日本的船票。他的家人是等到他人都已经抵达横滨后,才知道原来他已经离家很远了。

当时要搭船去日本的旅客,会将行李寄放在上屋仓库的一楼,而在二楼处休憩等候。

在1945年终战的时候,还在日本的台湾学生与旅外人士也是搭船回台湾,也就在西岸码头上岸,并在这个上屋仓库等候检疫入境。

基隆港西的三号与四号码头,就这样送走,与迎接,台湾的游子们。当然,像是接获屠杀命令的军人,一样也是要透过这里才进来台湾。

美国的埃利斯岛移民博物馆,是个见证美国移民史的历史古绩,它古老的外观,那些怀抱着「美国梦」的人对这片陌生土地的第一印象,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承载着美国梦的灵魂。

台湾的埃利斯岛

1932年到1945年之间,这个码头是离乡的台湾人看到台湾的最后一眼,也是归乡的台湾人所见到的台湾的第一眼。1945年到1950 年之间,它更是数十万外省军民来台湾的第一个落脚处。相较于那些前往美国的埃利斯岛,基隆的港西码头更是个外省族群仓皇逃难的大迁徙的过路点,一个巨大历史中的小小点缀,有时候甚至连点缀都称不上。对于那些在中国变成中国之际,不断赶路、搭车、搭船、步行的中国内战的难民来说,战乱中的旅行,无处不是过路处,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被记念,因为他们只追求一个稳定平安的家,不只是地理上的,更是心灵上的。

然而在历史的巧妙安排之下,这个过路的小站,却变成了他们永远的家,至少对那些没有能力再跳跃到它方拿红卡、绿卡、黄卡的外省人来说,这里就是它了。

也因此,也许外省军民一开始不觉得这个他们初踏上这个岛屿的首站,那个静静站伫基隆港口西边的码头与仓库,之于他们有甚幺多幺重要的意义。但在60年后的今天,当那些逃难心态的长辈逐渐凋零,而新一代的他们,在他们认同这块土地,与「台湾」生成了怜爱交织的依恋的时候,这个当初他们先人来台湾的第一站,基隆的港西二三号码头仓库,遂成为了这个人与集体交会的起点。

台湾的埃利斯岛

这,也许也是另一种的「台湾精神」,而这正是一个新的台湾文化建构中,最重要的内涵之一。

这也是为甚幺,基隆的港西的二号与三号码头仓库,至少之于外省族群而言,理当是个多幺重要的历史据点。而它理当也应该比照埃利斯岛移民纪念博物馆一般,不只原址全面保留,更应该进一步设立为博物馆。外省族群的后代理应相当与本土台湾社会有所融合,但追寻根源,尤其是保留、活化那个最初结缘的起点,是无比重要的。它不只是个物理上的空间,它更是精神上、灵魂上的护庇之处。

港西码头仓库,这个见证台湾近代史的建筑,这个八十多年的历史本身,对基隆在地人来说,是个基隆港繁荣的初始意象、是全体台湾人在日本时代前往日本、从战争中返抵家门的第一站,是外省族群大举逃亡来台的第一站,更不用提及战后这60多年以来,所有被外派到马祖的阿兵哥启航与返回本岛的最重要的交会点。

最近基隆又遭遇到财团与政府要联手办理都市更新,以及港务公司要兴建新港务大楼,屡屡要拆除港西码头仓库。不论建设开发这一方如何声称这将如何带来多「现代」、「崭新」、「高尚」的大饼,在我眼中,这一切却只是在扼杀这个城市真正的价值:历史的、文化的、族群的底蕴。

台湾的埃利斯岛

基隆市政府的文化局则在几年前曾为此召开过一次历史建筑的会议,结果是基隆市认为港西码头毫无历史价值,港务公司想要盖新大楼与中央部会自以为是「建设」的港週边都更比较重要。这个国家与政府,就这样子经济也没拼到,文化破碎不堪,而「文化、历史等人文基础才是古老都市的观光经济的真正背脊」这样的观念更不可能存于这政商共犯集团的脑中。

台湾的埃利斯岛

这几天,基隆市政府文化局再度与拥有港西码头仓库的港务公司共同召开会议,这次他们决定的是要保留仓库的钢樑,就好像一群盗猎者猎人决定把保育类动物先杀了,「但留下骨头,好让我们放进博物馆里收藏」。

也就在这几天,国民党的市长初选刚结束,由背景为山东人的黄景泰议长胜出。黄议长目前所提出的政见里,直指他将尽力推动火车站与港西週边的都市更新。这个过往就一直有与建商、包商、财团的关係很複杂的政治人物,究竟是会好好建立起这个城市的文化,以港西码头这样充满历史意义的地方的保留与建设,打造出一个集体、和解的共同体意识,亦或是如他过往一般,照顾到沿路的裙带政商们呢?我想答案也许颇为清楚了,而这让人不胜悲哀。

台湾的埃利斯岛

港西码头仓库这样子的重要文史建筑,这个对台湾的族群历史、近代历史、都市记忆与文化如此重要的建筑,能否被保留并且建立起一个真正属于台湾的、在地且国际的,蕴藏丰富与深厚的台湾精神的博物馆,甚或是个文化空间呢?其实也不完全没有希望,但接下来的,必须是行动,而不是感叹了。基隆的孩子们,如果你也觉得这个城市值得它的荣耀,并值得更好的文化与治理,那就起身把这个城市从那些短视近利的奸商政客的手中夺回来。夺回属于我们共同的历史、现在,与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