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推荐展品 >文学不能保证派上用场,却能让人自由呼吸 >

文学不能保证派上用场,却能让人自由呼吸


文学不能保证派上用场,却能让人自由呼吸

哪个哲学家、语言学家或语文学家不曾暗自幻想,将他的时代中最出色的知识分子与小说家们都聚拢到同一则故事里?

劳伦.比内下了很大的赌注,最后成功了。在他的笔下,一九八○年代法国知识分子与政治家们全部化身哲学惊悚小说的人物,共同编织出一场离奇的冒险。除此之外,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的影子也会不断浮现在脑海中。

故事发生在一九八○年代,冷战尚未结束,但东、西两大集团的关係已逐渐解冻。同一时间,法国正值总统大选前夕,来自右派自恃甚高的贵族总统季斯卡,对上了总是不受幸运之神眷顾的左派候选人密特朗(当时尚未把犬齿磨平)。这一时节,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符号学家罗兰.巴特在与密特朗的早餐会晤后回办公室的路上被一辆洗衣店的小卡车撞了。

好了,舞台背景完成了。至少历史是这幺记载的。

然而完美的谋杀案是一篇精彩的惊悚小说必要的元素。也许罗兰.巴特之死根本就不是一场意外。

「作者已死」的创始者因为身上带了一份致命文件,而被疑似操着斯拉夫口音的卡车司机撞了。这份神秘文件的内容写的是雅各布森「语言的第七种功能」,一种能指使任何人做任何事的功能,想当然尔,该文件引来了各方觊觎。

这场命案的调查在偏左派的年轻符号学家西蒙.荷卓(担任福尔摩斯的角色揭开事物表相)和对哲学毫无概念的爱国警探杰可.巴亚(作者选用这个名字向皮耶.巴亚(Pierre Bayard) 致敬)的合作下展开。随着他们的调查,当时属于精英阶级的知识份子私底下可笑的生活全被公诸于世……这些人一一被点名:阿图塞、拉冈、傅柯、德希达、德勒兹、西苏、克丽丝蒂娃、索莱尔、BHL……。

小说在法国引起广大迴响,巴黎文艺界人士无不瞠目结舌。作者可是冒着被逐出圣哲曼德佩区(注:巴黎精英份子集结区)的危险写作啊!故事中某些人已不在人世(巴特、德希达、傅柯,还有艾可……),但大部份都还健在(这些人中包括被写得极为荒谬可笑的索莱尔、克丽丝蒂娃、BHL和希尔勒)。

而在讽刺的本质之外,布尔迪厄(Bourdieu)式的内容也是亮点之一。这位重要的社会学家是唯一一位在故事里缺席的法国八○年代知识份子,但却是作者的灵感来源。劳伦.比内将当代法国哲学思想巧妙地融入小说之中,并邀请读者参与这场结构与后结构主义的疯狂对战。他相当了解这个时代和这些大师,将当时知识份子与政治人物带着野蛮、对知识的渴求与过度热忱、过度卑屈的情状清楚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正如罗兰.巴特所言「les intellectuels sont le déchet de la société, le déchet au sens strict, c’est-à-dire qu’il ne sert à rien, à moins qu’on ne les récupère (知识分子是社会的废弃物,就这个词的本义而言,指的是除非被回收利用,否则便是毫无用处)」。作者笔下的人物好似义大利即兴喜剧(Comedia dell’Arte)的角色,往返于酒吧暗房和神秘的逻各斯俱乐部赛事间的这些人,简直就是一群随时準备厮杀的小丑。

读者们请勿惊慌却步,要知道我们是没办法完全读懂语言的第七种功能的。书中的每一页都蕴藏了大量的讯息,唯有精通相关的思想才得略微拨开云雾……作者在回应记者询问是否担忧一般读者无法跟上他的步伐时说:「又有谁能自称百分之百理解德勒兹和瓜塔里呢?」这就跟故事中的巴亚警探一样,时常不懂这些人高来高去的对话,但多少还是能理解当下情况的。

随着故事的进展,作者也对现实与小说世界间的界线感到困惑,同时也质疑了语言的力量。《语言的第七种功能》谈的的确是八○年代法国的情况,但亦触及当代社会样貌。

你还在看吗(交流功能)?还没把书放回书店的柜子上吗(指涉功能)?

最后我还想说,因为从这本书中得到许多乐趣(情意功能),我在此强力推荐你购买(使动功能), 懂我想表达的意思了吗(元语言功能)?

买这本书真是太棒的主意了(表述功能),因为罗兰巴特也说过:「La littérature ne permet pas de marcher, mais elle permet de respirer。」(诗性功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