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达人发现 >甚幺是「物导向」文学评论?──Grant Hamilton的物导向哲学讲座后记 >

甚幺是「物导向」文学评论?──Grant Hamilton的物导向哲学讲座后记


甚幺是「物导向本体论」(Object-oriented Ontology,OOO)? OOO能够对文学评论带来甚幺启示?香港中文大学英文系副教授Grant Hamilton在4月一个的星期一下午,简介了何谓OOO,并由此提出一种新的文学评论模式。

甚幺是OOO

OOO源自于一波尝试摆脱人类角度来认识世界的思潮──「思辨实在论」(Speculative Realism)。Hamilton教授指出,思辨实在论起源相当清:2007年4月,在伦敦大学金匠学院中,一个以「思辨实在论」为题的工作坊。会上主要有四个主要派别:以数学思考人类极限的Quentin Meillassoux、拥抱虚无主义的Ray Brassier、透过德国哲学家Schelling重建自然哲学的Iain Hamilton Grant、以及今次讲座的主角,由Graham Harman提出的「物导向本体论」。

Graham Harman伴随Levi Bryant、Ian Bogost,以及Timothy Morton,意欲摆脱康德对于人类知识划下的界限。在哲学家不断争论世界为何物之时,康德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我如何知道这是甚幺?问题一下子由本体论争拗,转移到知识论的讨论。康德的回答是,知识首先来自观察的种种现象,所以「现象依赖心灵而存在」。

由此开始,世界被康德一分为二:本体(Noumena),以及现象(Phenomena)。根据康德的理论,前者是人类所不能触及的。但是,这却令人类佔据了知识世界的中心,所谓知识,都是人类观点的产物。OOO所欲达致的,正正是摆脱这种以人类作为中心的世界观,「人并非万物的尺度」。

OOO的目标是,以物来建立一套新的本体论,即是「物导向本体论」。在OOO当中,物是不可化约的。不可化约(irreducibility)所指的是,物件本身并不能以它的组成元件来思考。Hamilton以水作为例子解释:众所周知,水的化学式是H2O,两个氢原子及一个氧原子,但是水并不能纯粹以氢原子特性加上氧原子特性来理解。

那幺我们要如何考察一物?Hamilton继续解释,我们也许可以谈论物与周遭的互动,考察其不同的能耐以及能力(capability and ability)。例如,当我们谈论水,可以谈及水接触周遭环璄的变化:在大气常压中,受到热源加热到100℃便会沸腾。但是问题是,即使我们如何仔细地,鉅细无遗地描述这互动,也无法完全指认何谓水。Harman仍然认为,水永远可以被描绘得更多,更多。

一方面,物无法被化为不同的组成元件,另一方面,物也不仅仅是它对周遭环境的影响与互动。Hamilton总结了OOO的三条纲领:(一)物的世界存在;(二)人亦是一物,与万物平等;(三)人的经验不再是绝对,而只是万物对世界的众经验之一,「人的经验被相对化」。

Hamilton的物导向文学评论

Hamilton继而思考,文学评论能否从OOO中汲取养份?有没有一种物导向文学评论(Object-oriented Literary Criticism,OOLC)?

Hamilton形容,文学评论一直被形式以及脉络拉扯。一方面,新批评学派将文本化约为各种文学技巧,旨在发掘文本里的「真正含义」;另一方面,以新历史主义为首的批评方式,强调脉络对于文学的形式,却无视了文学作品的能耐及能力。但是,对于OOO来说,这无碍是破坏了文本本身。

由此角度,Hamilton定位了文学评论中的一物,就是「书」本身,他提出要将文本视为哈曼式的物(Harmanian object),不可化约、不可分割、以及作用与反作用于它的周围。

物导向文学评论所追求的,是文本作为物的整全性、不可化约性。评论的作用,并不在于找出文本背后的「真理」、「真正意义」。他引用法国哲学家德勒兹及瓜塔里在《千高原》中对于书的描述:

书并非主体,亦非客体;它由各种具形的物质、差异极大的日期及速度所组成。[……]在书本当中有连接或分区的线、地层及界域;但同时亦有逃逸路线、解层以及解域的行动

不可化约的书本,本身就是一团潜在的能量,而读者就是书本的「启动者」(animator)。Hamilton形容,阅读当中需要问的,并不是文本的含义,而是书本的能量如何影响读者?如何挪动了读者本身?所以,OOLC所询问的是作品对于周遭的影响,即是读者如何评估作品。读者阅读后,将作品能量转化成何样的私人产物(private product of literature)?关键在于,文学作品对于读者的影响(affect),而读者对于文学作品的「回应性/责任」(responsibility)。

影响,Hamilton强调,是带有德勒兹与瓜塔里哲学的含意,意指文学作品如何改变读者思考与感受的方式。读者的部署(disposition)、取向以及行为,是关係到影响读者的各种力量,尤其是社会及政治的力量。所以文学作品的影响,不只在于如何改变,还有这改变将带领读者在他所面对的世界中走到何方。

私人与公共并非互相对立。因为读者将作品的能量转化为阅读的产品──即是评论。而评论作为文本,亦是一股能量,继续传到公共的领域当中。OOLC想捉紧每个读者独一的经验,各种独一的经验继而交织成为文学阅读的地景(landscape of literary reading of own reading experience)。「同一份作品,对不同的读者而言有甚幺不同的意义?」OOLC不单没有隔绝于社会,相反,OOLC提倡评论的民主化:没有专业评论家,没有文学教授,只有在世界之中的行动。

实验式文学评论

Hamilton提出,OOLC式的阅读是读者一系列的实验活动。实验取其拉丁字源(experiri),就是抛身于历险之中,去尝试、创新、创造,并由实验(experiment)提炼成经验(experience)。文学批判是一系列运动,读者会变成评论者,甚至变成作者。OOLC是一种追求「新」的文学批判,「创新评论」(creative criticism),关注自身的形式以及自身的作者性(writerliness),强调阅读对于个人的影响,以及创新性。

以前,创意强调的可能是一个人的独特经验,或者称之为「天才」。而OOLC的创意是源自于文本能量,然后创意的能量到传送到周遭环境之中。在能量的传递间,政治便成形了。批评就像一部测试强度的机器,生产出文学的产品。Hamilton特别提到十六世纪法国散文大师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散文」(essay)的意思不纯粹指「尝试」,重点是「看看你能够走得多远」。实验式阅读旨在,「仔细列出文本将我们带到哪里为何带我们到那儿?我们需要回答,我们阅读时,有何新的概念及以想法得以诞生?」

创新的不只是内容,还有批评自身的形式。OOLC不应满足于单纯观察阅读所带来的影响。相反,我们应该反思如何创造,如何创新。就像德勒兹所说,「有甚幺正在形成?甚幺是新?」例如,批判是不是只可局限于文字?例如今时今日相当流行的video-essay,也可以是一种实验式文学评论的新形式。例如Radiohead的歌〈2+2=5〉可否视为对欧威尔的《1984》的评论?Hamilton又以画作为例。十九世纪英国画家米莱的作品《Ophelia》,正是参考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欧菲利亚溺死的一幕,可视为一种以画作评文学的尝试。这也是一种实验式文学评论的方式。

归根究底,Hamilton说,OOLC所追求的是平等,不单止是作家与读者之间的平等,更是作品与作品间,作品与评论间,评论与评论间的平等。Harman还提倡万物间的平等,书本与人之间的平等。最后,他引述傅柯作结:

我不能自制地想像一种试图不去论断(judge),而去生产的批评方式。[……]它会点起火焰,看着绿草生长,聆听风吹过的声音,捉着风中海水的泡沫,并且吹散它们。它所增生的,不是论断,而是存在的各种符号:批评会召唤它们,将它们自睡梦中唤醒。也许它会创造出新的符号──这更好。更好。




上一篇: 下一篇: